调香师日记节选 作者:[法]让-克罗德-艾列纳 2010年2月16日 《天赋》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130 更新时间:2022年08月01日14:11:36 打印此页 关闭

调香师日记节选

作者:[法]让-克罗德-艾列纳

2010年2月16日

天赋


一位女记者问我是否拥有天赋。我想她的意思是指才华,与生俱来的优势。我回答她说,我并不知何谓才华,更别说天生的东西了,所以回答是我没有。


我会选择调香纯属偶然,或许说香水挑中我更贴切。我可以当水电工、画家或音乐家,只是我身边既无画家、水电工,也没有音乐家。啊,这么说也不对,因为我舅舅是公立学校音乐老师。记得青少年时,我们还住在尼斯,曾在他家试学了几个月钢琴。一周一次,教材是魏尔德( Velde )的《粉红钢琴教本》( Rose Essor Diano Metho )。书名页的颜色和装饰艺术风格的图案设计令我记忆犹新。问题是,我的家人不在乎我学得好不好,不过当我十六岁进入格拉斯的安托万·希公司时,情况就不同了。这家工厂在二十世纪前半一直是名闻遐迩的科蒂公司 ( Coty )的指定供货商。


希里公司的所在地之前是嘉布遣小兄弟会的修道院,我初入香水界时也像个见习修士。我刚开始穿蓝色工作服,后来改披白袍,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,经历过一九六八年的五月风暴,白袍也被我收了起来。我在这家公司一开始就碰到很照顾我的人,他们引导我起步,一路支持我,看着我日益长进。蒸馏、萃取、钻研、制作、生产、分析、采买,我无一不喜,唯独对会计缺乏兴趣,我觉得金融财务难以理解,也委实太严肃了。这就是我学艺的开始及摸索的经过。直贯彻至今:我就是这样磨砺自己。十九岁时,我离开希里公司去服兵役。未来如何我无从知晓,只希望退伍之后,能在这个我热爱的天地里觅得一席之地。


之后希里公司被拆毁了,如今旧址已成了法院。

下一条:调香师日记2009年10月29日星期四 巴黎